日昇之愛 - 第六章 : 錯過第六章: 錯過 回到山上的江宇向父母報告這個公司的概況,基本上可以發揮所學,應該會是個適合自我訓練的單位。 父親正忙著收成交運, 媽媽也忙著開帳單,催帳。 江宇的念頭是給自己5年的時間, 如果沒能有太大的突破,他想回山上整頓果園,試著開發另一個可能,也就是開一家民宿。 但是不敢跟父母提,畢竟父母的期望是他從小就放在心上的。 而且,嚴伯伯的借款也是一筆不小的數字,這才是當務之急吧! 沒兩天,嚴伯伯載著他女兒又要北上台北看病, 繞過來跟曾家兩老打招呼說是要順便看看江宇, 可惜他正在幫忙攪拌農藥,不能分神,等洗好手快步出來, 只看到車子已轉向; 深墨色的汽車玻璃似乎緊密的保護著他酒店經紀的愛女,只看到一張秀麗的側臉,稍稍低著頭,漸遠而更模糊了。 奇怪的是,隱約好似可以感覺到她的寂寞,江宇看得出神,就在視覺的盡頭;好像她抬了頭望向江宇…一雙漂亮的眸,明明遠而模糊,卻叫江宇定神的看著…到底有沒有對看到, 連江宇都無法確定。 心,卻清楚的振動了一下,江宇笑了笑, 笑自己的失神,該是錯覺吧! 不過, 她的眼睛明亮而漂亮,這是江宇唯一可以確定的,當然,還有她的寂寞。 而這次的錯過,江宇錯過了什麼? 又將得到些什麼? 生命如果是個大圓的話,江宇應該快要踏出圓圈的第一步了… 在家的這兩個禮拜,是曾家兩老近年來最歡樂的十幾天了,每天上下工都有兒子跟前跟後, 就像江宇很小的時候一樣。 全家三口一酒店工作起坐在飯桌上, 曾家父母話變多了, 這個家又向以前一樣填滿了笑聲… 上台北的前一天,江宇還是在果園裡幫忙。 儘管曾爸一直喊他回去休息,他就是不肯。 趁著休息的空檔…「江宇啊,(遠遠的指向遠方)你還記不記得你9歲那年,爸媽帶你上嘉義的百貨公司,為了想買一個玩具,你媽不給買;你居然一路吵回山上,把你媽給氣的,還不到家門口,就把你趕下車,然後你一個人走了半個小時,走那條路回來的…「當然記得,沒那麼久吧,你為了這事跟媽大吵,說她鐵石心腸,不夠愛我,兩個人還冷戰了幾天。「你真的記得?」「大概一輩子也忘不了吧! 那次也是記憶中我第一次大哭…也是最後一次,希望是!」「聽著,小宇,其實妳媽是對的。 這麼多年了酒店打工,我漸漸的想通了, 那條路回到家沒有任何岔路, 你媽是有把握才趕你下車的。 她常說你是家裡唯一的孩子, 一個閃神就寵壞了, 如果這樣, 將來出了家門,你一定會吃更多的苦。 與其到時候後悔莫及,不如自小就嚴格一點。 可是當時我真的很不忍心才跟她大吵。 那天等你走回來的半個小時,你媽就躲在房裡偷偷掉眼淚, 我就站在大門蹬著椅子遠遠的看你走回來,不敢回頭載你,你知道你媽很兇的…「我知道、我都知道,我從小就固執,家裡只有我一個孩子,我其實只想買個機器人陪我說說話;假裝是我朋友…或兄弟什麼的,可是我說不清楚;媽媽一兇,我就更不肯說了。 就這樣槓上了…江宇低頭笑的有些羞赧,爸爸則凝著神注視這個已經長大的“孩酒店兼職子”。 江宇繼續說, 「你知道嗎? 走回來的路上,一開始我邊走邊哭;哭的好大聲。 然後我想到媽媽說男孩子要勇敢,突然發現自己很遜,擦掉眼淚,開始更大步的走;有點怕,一直四處張望。 可是我一點點想逃家的唸頭都沒有,回家的方向一直都很清楚,我想我再怎麼固執,都不曾懷疑過爸媽對我的愛。 包括在後頭偷偷擦眼淚的曾媽媽,都帶著安慰的心情,聽著獨子的告白… 「小宇,當過兵,你真的成熟了不少。」「其實我很早熟, 只是不懂表達, 從開始打工那天, 我慢慢了解, 不適時表達;說清楚,常會造成更大的誤會。 有時這種誤會會導致很糟糕的結果, 我也還在學…」「你的木納大概是遺傳我的吧, 哈哈!」曾媽插話了,「還好只遺傳了酒店經紀一半, 要全像你, 就沒救了!」「媽,等我開始工作,你們兩就沒事可以吵了, 對不對?」「你知道就努力一點, 也許過兩年添個孫子, 家裡就熱鬧了!」「你說到那兒去了? 事業比較重要好不好!」「你幫幫忙好不好? 你不知道現在抱單身主義的女孩子太多了,小宇手腳不快一點怎行? 都快30 了…」「皇帝不急;急死太監!」「對、 皇帝不急;到時候急死你這個太監!」「咦、人身攻擊啊!」這一家三口一觸及江宇的感情事,就顯的熱絡了, 一人一語的“討論”要江宇找什麼樣的對象, 好不熱鬧… 這兩週江宇除了幫忙果園的工作,就是陪爸爸打拳,一有空就在果園邊的亭子裡看雲。 這個秋天顯的熱了些,楓葉還不紅,反倒多了一份淡淡的滄桑,酒店工作搭著層層落落的雲海潑墨似的躺在半山腰際… 雖然江宇知道自己終究會回到這個山際間的小鎮落腳,但這一下山就是一條全新的路。 求學生涯裡,江宇總是離群索居,窩在那個宿舍的一方床位和桌位。 別說舞會了,連電影都難得看上幾場。 同學就是幾個功課趕不上的,笑稱“會4家教班”。 代表人就是那位分租房間給他的林育達,當然家教指的就是江宇;還有的就是跟江宇一樣成績頂尖的幾個寂寞的異數;屬於惺惺相惜的那一類。 那位跟江宇一起當完兵,用手語說再見的就是代表。 其他的,江宇其實沒什麼同學,更談不上朋友。 這樣可以算的上孤癖的江宇就要真正進入社會這個大染缸了,心中難免有些惶恐。 親愛的媽媽搬出了塵封一陣子的羽球拍要江宇陪酒店打工她打打球。 這個小學到中學的主要運動早被江宇不知丟到記憶中那個角落去了! 老媽的身手依舊,甚至還有些進步。 不、是江宇退步了… 「你怎麼了? 這種球又沒太多技術,還是你的體力不行了? 什麼都能丟,運動習慣可不行。」「媽,我很久沒碰球拍了!」「打球跟吃飯一樣, 不會忘記。 只有越來越沒體力,我看你是當兵太涼了!來,我們算分數吧!」算就算,不信會輸你…別看江宇斯文,一碰到競爭, 鬥志就被挑起了。 曾媽一路吊球,只是江宇那一米八的身高。 原地不動都能應付自如,兩三下就直落6了。 媽媽只好改變策略了…這個江宇臉上露出了小小的得意,手長腳長是父母所賜,怎能拿來大敗親愛的媽媽呢? 正在苦思如何解套時,曾媽卻連連酒店兼職攻擊將宇的前胸,這是長手幾次回防不及,連掉了4球了! 這回媽媽偷笑了… 「怎樣,吃虧了吧? 手長腳長的想佔我便宜!」 「媽,妳怎麼老攻同一個地方,很難接耶!」「這叫正中下懷,你記得啊!這種球最難接,做生意也是;什麼 case都一樣,越是簡單的案子越容易失誤;越是條件最好的,往往就是陷阱,這可是老媽的經驗之談。」 母子倆坐下喘口氣的當下,江宇想了想,媽媽是在擔心他不能適應商場的爾虞我詐。「媽,妳和爸很操心我是不是?」「也不完全啦,我和你爸爸都對你很有信心。 你爸還好,是我,你也知道媽在商場上多少也作了十幾年,尤其你學財稅的,掌握整個集團的財務運作,難免要經得起利益和誘惑的考驗。 你太正直,或許我們澎湖民宿還不用擔心。 可是人事方面,就是你的弱點了。 太硬了,容易得罪人;太軟了,吃虧在所難免。 有時候我還真後悔沒讓你就當個老師或公務人員,會不會比較適合你。」 江宇沉默了一會兒,「媽,你放心,我沒像你們想的那麼脆弱。」 「能怎麼辦?你長大了,再操心也是得放手了。 你記得小時候放風箏嗎? 你跟爸媽就只剩下一條風箏線連著了,看著你越飛越高當然開心,可是不要飛太遠了,爸媽年紀越來越大了怕抓不住這繩子了。」 江宇想著要不要把自己的五年計劃說出來跟媽媽分享,可是又怕她反而更擔心,還是作罷了。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燒烤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pi53pizm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